logo
当前位置:首 页 > 校友叙事 > 查看文章

故乡的记忆–校友会成立感想—-郭玉秋

校友叙事 你是第1503个围观者 故乡的记忆–校友会成立感想—-郭玉秋已关闭评论 供稿者:

故乡的记忆–校友会成立感想—-郭玉秋

提起故乡,使我想到的就是哈尔滨、松花江还有我曾经工作过的哈军工大院.    在1971年秋天,我带着9个月大的儿子,来到了哈尔滨船舶工程学院,住进了93号楼。我工作是在91号楼的船院附属医院。1983年,我调到了哈医大附属第一医院,但是我依然住在那里。直到1986年出国,在船院我工作的12年里,教职员工的孩子,有病的,几乎我都治疗过,没病的,我也曾经进行过预防注射。如果在那段时间上学的学生,我参加了历届对新生入学的体检。

在哈军工大院里,生活虽然是清贫的,但是却有很多值得回忆的地方,那时我们住在大走廊的楼里。公用厨房,公用厕所.由于副食供应不足,很多人家都在养的鸡,为的是鸡下蛋,给孩子补充营养.窄窄的走廊,两侧就是房间,公用地方都被占用,常常会发生争吵:你的蜂窝煤放到了我的门口,你的酸菜缸侵占了我的地盘,该你打扫厕所,而你没有弄干净……都是些鸡毛蒜皮的事情,有时甚至于大打出手.当然大多数邻里还是和睦相处的.

1975年,我女儿出生在船工医院,那时只有56天产假,第56天正好是星期一,我就提前上班了,当时没人帮助带孩子,就把孩子锁在家里,没有想到,还没有到送奶的时间,她就大哭起来,走廊里的余大畏的女儿余晓英正好在家,就跑到医院找我。这以后,她家常常帮我照看孩子,有时竟尿到她家床上,他们也是乐呵呵,从来都不烦恼,使我感到远亲不如近邻的温暖。

哈军工院里有个体育馆。那时洗澡条件不好,所以,我不但去游泳,还可以洗澡。在儿子三岁时,船院成立了幼儿游泳班,由教大学生的张文才老师教,当时儿子即使站在最浅处,也会没脖,就在那里,他学会了游泳。要知道,那时参加这些班都是免费的。哈军工大院及家属楼区,是一个很大的院落,这使得小孩子们有了广阔的活动空间。在那里,时常见到儿子和他的小伙伴的身影,他们不但到各个楼的地下室去躲迷藏,还到军区停在操场的飞机里去”开飞机”。

后来我的儿女进了船院的幼儿园,由于教员不坐班,他们早早就把孩子接走了。可是作为医生,不到下班时间,值夜班的医生没有来,我是不能走的。每当我下班接孩子时,往往别的老师的孩子都被接走了,只剩下我的女儿,由幼儿园的园长看着,在楼前等着我。影响了园长下班,我总会感到很过意不去。在女儿不到5岁时,把她送到育红小学上学,她成了一个脖子上挂钥匙的孩子。

船院的电影院设在院里很深的地方,为了看电影,我骑着自行车,前面车大樑上坐着女儿,后面货架上坐着儿子。就是在冰天雪地也如此,幸运的是居然没有摔倒过。我曾在冰场上,教儿子滑冰。我给儿子做速度滑冰动作示范时,由于太专业了,引来几个军区的士兵围观。

有时下班我在做菜,总是让孩子去301食堂买馒头,那时的馒头是又大又白,是全世界最好吃的馒头。每次不管是儿子还是女儿,他们都会一边往家走,一边吃,到家前,一个大馒头就进肚了。出国这么多年了,经常想再吃吃船院食堂的馒头。

在儿子14岁,女儿10岁时,他们先到了美国,两年后来到了加拿大。儿子—承昊阳在卡尔顿大学学的是电脑工程。毕业后开了一家电脑公司,由于事业有成,曾被评为杰出青年企业家。女儿—承月月在渥太华大学毕业时获得科学最高分奖,及英女王银牌奖,以优异成绩考入多论多大学医学院,现为骨外科医生。我来到加拿大后,开了中医诊所,,业余时间为社区做一些义工,由于贡献突出,曾被评为安大略省模范公民,英女王登级50年金奖。

回顾我们走过的里程,我们能够克服重重困难,在这异国他乡生根发芽,和我们在船院里受到的教育和熏陶分不开的。孩子们对祖籍国的回忆,对故乡的回忆,也只有对哈军工大院的记忆:大院的广场、游泳馆、冰场、 301食堂的大馒头、小伙伴们的游戏、打闹……这些都已经铭刻在他们的记忆里。    非常感谢校友会的组织者,使我们全家人有了这份感情寄托和宣泄的地方。使我们得以回忆那些金色的岁月,快乐的时光。

照片:郭玉秋全家在校友会成立大会上。

图片1

78221 韩志伟 ,现在生活在多伦多

—— zhiwei

zhiwei
众说纷纭Comments
大眼 可爱 大笑 坏笑 害羞 发怒 折磨 快哭了 大哭 白眼 晕 流汗 困 腼腆 惊讶 憨笑 色 得意 骷髅 囧 睡觉 眨眼 亲亲 疑问 闭嘴 难过 淡定 抗议 鄙视 猪头
小提示:直接粘贴图片到输入框试试
努力发送中...
  • 评论最多
  • 最新评论
  • 随机文章
footer logo
未经许可请勿自行使用、转载、修改、复制、发行、出售、发表或以其它方式利用本网站之内容
Copyright © 哈尔滨工程大学加拿大校友会 All Rights Reserved. Theme by QQOQ